「人物專訪」-鍾昀蓉

 Photo by 浪,影

Photo by 浪,影

2020東京奧運首次將衝浪列入比賽項目,世界各地的選手都希望能取得入場券,為國爭光。台灣也有一群選手,很努力地訓練,參加國內外比賽,即使在台灣衝浪不能當飯吃,依然堅持走這條路,鍾昀蓉(小蓉)就是其中一位選手。從跆拳道競技運動員到衝浪選手,即使過程中遇到許多困難,但她靠著努力不懈地練習並虛心請教前輩,慢慢闖出自己的一片天!

 Photo by 浪,影

Photo by 浪,影

1. 請妳簡單介紹一下自己。

   大家好,我是鍾昀蓉(小蓉),從小就是一個跆拳道競技運動員,在20歲的一次因緣際會下,接觸衝浪,就從此愛上。

2. 當初怎麼會接觸衝浪?還記得第一次下浪的感覺嗎?

   大概五年前,哥哥的女朋友說想要體驗看看衝浪,我們全家就一起出發宜蘭烏石港展開第一次的衝浪初體驗。下浪的感覺哦……其實我沒有特別記得那感覺,但因為這樣的刺激與挑戰吸引了了我

 Photo by 王文彥

Photo by 王文彥

3. 妳從六歲開始接觸跆拳道,一路到大學都是選手,為什麼會想轉換跑道,成為衝浪選手?過程中遇到最大的困難為何?

   想轉換跑道的同時,其實是先選擇兩項運動同時兼顧著進行,不希望自己在人生的旅途上只有跆拳道的世界,但我不想停止競技運動帶來的挑戰,所以選擇了衝浪,一個台灣非熱門項目。

   轉換的同時困難重重,從小專項運動的影響,對於自己水域的能力完全不會也不懂,上半身的肌力與運動能力很差,但衝浪卻是全身運動能力都必須要很平均。在前面剛起步的過程中,衝浪!有大半的時間都趴在板子上練習划水,根本不是衝浪!

 Photo by 吳榮旋

Photo by 吳榮旋

4. 家人支持妳成為運動員嗎?

   從反對到無語,最終現在只有支持

   堅持,家人阻止不了,但他們有他們的原則,我會在他們的原則下堅持自己所選擇的路,這樣他們,也就沒有太多的阻止。

我的媽媽曾經對其他人說過:支持,是她現在唯一能做的,因為什麼都幫不上忙。

5. 在台灣想以衝浪維生並不容易,參加國內外比賽和訓練都要龐大的經費,很多選手必須做其他工作來支撐衝浪夢,妳平常是做什麼工作呢?

   我很少表態自己的身份與工作,我是肌力體能教練及跆拳道的專項教練

公司教室的老闆與同事都很支持,自己的學生也很體諒,大家很幫助我,所以我才有機會這樣長時間在外比賽或訓練,並且還能夠維繫工作及收入。

6. 身為體能教練,妳認為適當的體能訓練會帶給一般人及surfers什麼益處?

   體能訓練,重量訓練。肌力訓練,都是為了增加自己的動作能力或是運動表現,對我來說,益處,是由自己來感受,不去做任何的訓練,可能不會怎麼樣,在安全不受傷的範圍之下,只要有做,就一定會有所不同。

   當然相對的,如果有碰上狀況(例如:為什麼我衝浪都蹲不低,為時麼我划水時肩膀或脖子容易痠甚至疼痛),還是需要針對狀況而下去找出自身的問題,對症下訓練處方或是姿勢調整,才會有更明顯的差異。

 Photo by 王文彥

Photo by 王文彥

 Photo Courtesy by 鍾昀蓉

Photo Courtesy by 鍾昀蓉

7. 妳曾去峇里島、菲律賓、日本等,參加國際性的比賽,妳認爲國外和台灣的衝浪比賽最大的差異為何?

    競爭力,畢竟台灣有在參加衝浪比賽的選手還是佔少數,大多都是休閒衝的人佔比較大多數。

8. 台灣比中國早發展衝浪文化,但是中國政府非常支持國家衝浪代表隊,為了準備2020東京奧運,讓選手有移地訓練的機會,並聘請世界冠軍Peter Townend當教練。妳認為台灣政府支持衝浪選手嗎?為什麼?

   目前我想不支持佔大多。畢竟衝浪是屬於冷門項目,更不是亞奧運的正式項目。最現實的是,我們有多大的競爭力取爭取獎牌的位置。雖然2020,2024奧運皆有衝浪(示範賽項目),但對於參賽標準以及是否能夠有機會徵選資格,台灣尚未有一個公告及答覆。

9. 台灣沒有國家衝浪教練,但有很多對衝浪比賽、訓練有經驗的人,最近是哪些人帶妳訓練?他們教妳什麼?

   南台灣,郭恆良(咕咕)以及 東台灣,都蘭衝浪店,楊毓豪(小豪)

我想大家對他們應該不陌生,我從剛開始到現在,都是由他們兩個來指導

他們兩個教練都非常注重我的基本能力,看浪 划水 追浪 速度,用正確的方式衝浪,對於衝浪的觀念以及知識,自身的水性能力到救生能力

   在技術上訓練上面,他們會在我衝浪時做岸上拍攝,上岸後檢討並且動作模擬,在下水練習。賽事前,會用模擬賽的訓練方式,有對手,有評分,有時間限制。當浪況或是我的狀況不好時,他們會陪同下水,在旁邊指引我下浪,時時刻刻提醒著我要注意的狀況,讓我能夠更快速的達到他們的要求。

   年初,有一個從澳洲回來的Terry教練,他有從澳洲考取一套體能訓練模式,蠻符合衝浪的專項動作模式,我也有找他做訓練,針對我個專項協調能力,下去做訓練。

 Photo Courtesy by 鍾昀蓉

Photo Courtesy by 鍾昀蓉

 Photo Courtesy by 鍾昀蓉

Photo Courtesy by 鍾昀蓉

10. 妳今年五月初到峇里島參加Renextop Asian Surfing Tour,賽後由當地教練帶妳衝浪,他的訓練方式和台灣教練有何不同?

    我想最大的差異就是帶我下水時,對我做的一個動作(推板)

我想這個樣子的練習方式,在台灣是不被允許的,除了在小朋友跟剛接觸衝浪的初學者。當然,教練也有他的用意。

    他向我表示,如果我不這樣幫助你,對於你現在的程度,在做動作上的進步會很慢,既然來找我,我會希望你可以有更多機會與時間,不停的練習動作。

    他的推板,也不是單純的就推。從帶著我判斷浪,叫我提早划,他在從後面追著我,在最後一刻時,多幫助我多個一兩秒的時間下浪。

我想有好有壞。當然,我在追浪上,可能就沒練習到這麼多

但是我下了更多的浪,能夠練習的機會也就多了更多,身體上的記憶反應也就更加深刻。

 Photo Courtesy by 鍾昀蓉

Photo Courtesy by 鍾昀蓉

 Photo Courtesy by 鍾昀蓉

Photo Courtesy by 鍾昀蓉

11. 去年妳曾到澳洲Hurley Surfing Australia HPC進行為期一週的移地訓練,請和大家介紹這個組織。最大的收穫是什麼?

    一個職業衝浪訓練中心,澳洲政府支持的訓練中心,衝浪教練.體能教練,完善師資陣容,裡面媒體室.體能訓練室.室內滑板場.住宿.餐廳.所有硬體軟體設備全部具備。

    至於收穫,課程時間五天四夜,對於一個訓練來說其實算蠻短的,對我來說,就是去感受,增廣見聞,看看外面這些衝浪強國在做的事情。

    對於我們的訓練課程,教練一定會在岸上做攝影,而在衝浪的過程中,隨時上岸與教練做討論修正,回到訓練中心後,一定會把剛剛在水裡的訓練內容投影到大螢幕做檢討,從慢動作.動作角度的分析.完整的解說。

    體能的部分,他們有很多手眼協調的內容,滑板的訓練中有很多,模擬水下基本動作的模式。

    台灣其實有很的衝浪店家與教練也都開始採取這樣的方式做教學,我想這是改變的開始。

 Photo Courtesy by 鍾昀蓉

Photo Courtesy by 鍾昀蓉

 Photo Courtesy by 鍾昀蓉

Photo Courtesy by 鍾昀蓉

12. 妳會給未來想成為衝浪選手的人什麼建議?

    衝浪選手,在台灣,很辛苦也會很艱難。

如果真的有心想成為衝浪選手,那就只有堅持,堅持做你覺得對的事情,不要追求別人在做的事情,找尋適合自己的方式,才能走得又遠又快樂。

13. 目前有哪些板子?最常衝哪一張?

    GU2(5’7) 和 PYZEL(5’5)。

主要現在只有這兩張在做替換,兩張板子的性能對應的浪不相同,目前這兩張足夠對應台灣的浪況,以及我能負荷的浪況。

 Photo Courtesy by 鍾昀蓉

Photo Courtesy by 鍾昀蓉

14. 未來有何計畫?

    如果有機會,會想要教衝浪,希望透過自己當選手的這個過程,讓更多想接處衝浪的人,能夠更快上手,並且能夠讓自己也讓他人玩得安全。

    結合自己體能教練的專業,幫助更多人,找尋自己真正不足與缺失,而不是盲目追求別人在做的事情。

15. 最後,有什麼話想對正在讀專訪的讀者說嗎?

    謝謝讀完專訪的您/你/妳

還沒體驗過,想衝浪嗎?夏天正是適合體驗衝浪的季節,事不宜遲馬上行動吧!

已經衝了一段時間,有很多的狀況問題,卻不到該怎麼解決媽?

我很歡迎大家來問我,當然,我沒有很厲害,但我想我們能透過討論,聊天,互相交流,彼此之間求進步。

    我們是個四面環海的國家,衝浪的圈子不大,我希望更多人一起認識衝浪,一起投入衝浪這項運動,對於下一代,能夠有一個更好的發展空間。台灣衝浪加油。

 Photo by 浪,影

Photo by 浪,影

 Photo by 浪,影

Photo by 浪,影


Explorers是一個分享對衝浪熱忱的線上平台,推廣我們喜愛的生活風格,也鼓勵大家勇敢追夢!如果喜歡我們提供的內容,可以透過分享文章,或購買相關周邊商品來支持Explorers,讓更多人有機會接觸美好的人、事、物!